狡猾的拼音,散文《油泼辣子夹馍》作者:马腾驰

2019/12/6 19:46:03

原标题:散文《油泼辣子夹馍》作者:马腾驰

——征得着名作家马腾驰先生特允,本搜狐号即日起转发马腾驰先生佳作,今天刊发第一百三十四篇,先生一篇散文《油泼辣子夹馍》作者:马腾驰,欢迎文友们欣赏

这就是颜值极高的——油泼辣子

油 泼 辣 子 夹 馍(散文)

•马腾驰

小时候,吃油泼辣子夹馍,那个浓浓的麦香,那个鲜爽的辣子香,直到今天都让人难以忘记。现在,我也常会趁热蒸馍出锅时,用冒着热气的蒸馍加上油泼辣子,享受与回味一下其特有的美味。

味蕾,对小时吃过并认为美好的食物,往往具有顽固而深刻的记忆力。它时不时会让你温习一下,当年那些曾让你口齿生香的美食。

过去,在老家大张寨,生活艰难,上顿下顿吃的都是玉米面做的各种饭食。早上,是干稠干稠,用筷子可以夹一块起来的玉米糁子,就的是辣子与醋水调的搅团块。

中午饭,吃的是玉米面饸饹或者搅团。把称为了“钢丝绳”的玉米面饸饹,下锅后捞出,凉拌着吃,或带汤吃。要是吃搅团,各家都会多打一些搅团出来,除过中午饭吃以外,把多余的部分摊在案板上。约摸一指厚的搅团,在案板上彻底凉透后,再把它切成小块。

晚饭,或吃加水加热,放了辣子面、醋与盐的搅团块(留一小部分,第二天早上当就饭菜)。或喝稀玉米糁子。

除过一日三顿饭,馍,也是关中道上人少不了的吃食。没有做饭或来不及做饭,只要有馍,就能当一顿饭吃。那时的馍,都是用玉米面做的一寸多厚的锅塌塌。这锅塌塌,有人叫它玉米发发,有的地方也叫它锅粑粑,按时兴的话说应该是:玉米发糕。

每顿饭都是以玉米面为主食。馍,常年是玉米面做的锅塌塌。一年四季,啥时候吃的都是这饭食,胃,就发酸发苦,就难受得不行。也可能是年龄小把胃吃伤了,到了如今,说起玉米面,说起玉米面做的各种食物我就怕,就不想吃。

吃玉米糁子就搅团、吃饸饹、还有吃热的或凉的搅团,不管怎么说,都调有辣子、醋和盐,还好把它们哄到肚子里去。吃锅塌塌馍,咬了一口在嘴里,粗砺得扎了口腔,捣腾来捣腾去,怎么样都难以下咽。无奈,只能在辣子面里加上少许的盐,把它洒在锅塌塌馍上,一手把它拿平,侧着头从旁边咬着吃。

锅塌塌馍少筋丝,干了后,疏松不成形,一动,就掉块块,不能从中间掰开,只能把辣子盐洒在它的面上。平拿着锅塌塌,还要侧着头吃,是怕上面洒的辣子盐掉了下来。

也正是因为有了辣子盐,锅塌塌馍才能免强下肚。于是,容易满足,也是鼓励娃娃们把难以下咽的锅塌塌馍吃下去,大人们就有了这样的口头禅:“辣子加盐,强如过年!”

“辣子加盐,强如过年!”那时,还小的我就想不通了,过年,可以吃上一年都见不上的馋人的肉菜,可以吃上香得让人流口水的浇汤面,还可以吃上平时吃不上的白蒸馍夹油泼辣子。吃锅塌塌时辣子加盐,怎么就强如了过年?

先不说过年时能吃上肉菜,还能吃上几顿喷香喷香的浇汤面,单就是平日难得吃上,过年那几天才能吃上的白蒸馍夹油泼辣子,也是我们的一大口福,也是一个难得的享受。

当时的油泼辣子,不像现在这么讲究,还往里边放了芝麻与香叶等等的香料。那时,制作油泼辣子,先给辣子罐罐里的辣面中,放入少许的盐,搅匀。然后倒入醋,和成稠糊状,之所以用醋和,是为了俭省油,嫌直接干泼辣子面用油太多,太浪费。

把土炼菜子油,在燷下锅菜的铁勺里烧热。油,不能烧得太热太煎,太热太煎,就会烫糊了辣子面,吃起来不但没有辣香和油香,还多了焦糊味。油也不能太凉,油太凉,泼出来的辣子有一股生油味,辣子面与菜子油的活性成分,就不会被完全充分地释放出来,吃起来就不那么香了。

——漂浮着白芝麻的油泼辣子

好啦,油热了,端起铁勺里烧到八、九成热的菜子油,向辣子罐罐里的辣子面泼去,“呲啦啦”一声响,红光闪过,带着辣香、油香与醋香的青烟,“刷”地一下子就冒了出来。所有的香味,一下子就弥漫了整个厨房,迅即传到院子里,村街上也能闻到香味。站在村街上的人就说话了:“哎哟!香得很哪!谁家在泼油泼辣子呢!”

这被醋拌过,放入了盐的油泼辣子就放在案板上。等麦面里搅了玉米面的“两搅馍”一出锅,我们这些娃娃们,就迫不急待地把热蒸馍从中间掰开。掰馍,不能全掰开,后边还要留一部分连带着,不然,夹了油泼辣子的上下两层馍,就容易散开,不好拿在手里。

把掰开的馍,在中间用大拇指压几下,使它凹陷下去,这样,油泼辣子不光夹得多,还不容易流出来。

热馍,夹好油泼辣子,上下用力捏一捏,“刺”地一下,油泼辣子的辣油就渗进上下两层馍里。从旁边看上去,辣油,把整个热馍几乎浸透了,带着醋香的红红辣油,散发出醉人的辣香。这油泼辣子夹的热蒸馍,不管是看着,还是闻着,都是一个香。

咬上一口,麦香味浓郁,就连中间搅的玉米面,似乎比往日也好吃了许多,香了许多。辣香、油香,醋香里加杂着盐的厚重味道,人体内的3000多种酶,在这一刻,有关嗅觉、味觉与消化系统所有的酶都被被激活,都被彻底地激活了。味蕾,饱满而酣畅淋漓地体味、享受、吸收并记录着这个美妙无比的味道。呵呵,油泼辣子夹馍,不知用什么语言形容了它的美!

——油泼辣子、饦饦馍

油泼辣子加得太多,咬一口,辣油就顺着热馍流到掌心与手指缝里。此时,不管了其它,把热馍换到另一个手上,把流有辣油的掌心与手指,在嘴里吸吮干净。嘿哟,香,那真是香呢,不由人要连着吸溜几声,不由人沉醉在这美好的味觉享受中,要发出了油泼辣子夹馍就是美的感叹来。

这是热馍加油泼辣子非同一般的味道,用凉馍加了,它又有了另外一种独特的滋味。凉馍干硬,有嚼头,口腔里的酶分解得更多,更能长时间地感受馍香与油泼辣子特有的那种香。

那时我们年龄还小,有不懂事的娃娃,拿馍去辣子罐罐里蘸,就有了大人的呵斥声:“怎么敢拿馍去辣子罐罐里蘸?没一点礼兴!你拿馍这么一蘸,别人咋去吃呀?!”说别人咋吃,意思是说,你把辣子油都蘸去了,剩下干稠的辣子,别人怎么去吃?这话是在给娃娃们说,那样吃是不懂礼兴的,说白了,还是日子艰难,少油没辣子,你这样吃了,别人去吃,就没有了浮在辣子上面汪汪的辣子油。

也有人爱吃辣子,别人家打墙、盖房等等的活儿去帮忙,或是去走亲戚,把一罐罐的油泼辣子吃下去不少。主家就笑着说了:那谁谁谁能吃辣子得很,馍加辣子,把一罐罐的辣子,吃下去一大半哩!虽说是赞叹谁能吃辣子,其中也有那么一点心疼:一罐罐的油泼辣子,吃下去那么多呀!

肯定有人疑惑不解了,一个油泼辣子夹馍,用来加油泼辣子的馍还是“两搅馍”,被你说得这么香,这么好,是不是故弄了玄虚,是不是故意矫情了给人看?不是,真不是,这是当年我们真实的经历,也是我们真切的感受。

在关中道上,经历过那个长年吃不上麦面馍,也见不上个油花花年代的人,你问问他们,是不是有这种真切的感受与难忘的记忆?

答案是肯定的!他们不单会说,事实确实如此,还会给你讲起他们小时吃油泼辣子夹馍,那个不会忘记的香来。如果让他们讲,他们肯定会比我讲得更生动,更精彩,更吸引了人。

现在,我也常吃油泼辣子夹馍,油泼辣子里放了不少的芝麻,也放了香叶等等的香料。油,是精炼的上好的花生油或菜子油,夹油泼辣子的馍,也是用特级面粉蒸出来的,都是好材料好东西呀。用这馍夹油泼辣子味道好是好,香是香,但怎么吃,也吃不出小时候的那个香,那个令让人难忘的味道来。

和我同龄人,有过吃油泼辣子夹馍经历的几个朋友,也说起过这事儿,他们和我一样,都有同样的感觉。他们说了,不是现在的油泼辣子夹馍没有过去好吃,是好东西天天吃,肚子的油水太多太多,吃啥都不香了。他们又说起刘秀喝麦仁,说起让朱元璋终身难忘的珍珠翡翠白玉汤的故事来。几个人,不由得就笑了起来。

油泼辣子夹馍,由这个话题,几个人又聊到小时经历过的难以忘记的艰辛生活。末了,一位朋友说:“其实,油泼辣子夹馍,你就能写一篇很好的文章出来!”我笑了笑,说:“写一篇文章没问题,要说写一篇很好的文章出来,那还得让大家,让大手笔操刀!”

2019年11月07日于驰风轩

着名作家马腾驰先生近影

作者简介:马腾驰,陕西礼泉人。出版有杂文集《跋涉者的足迹》,散文集《山的呼唤》,也获得报刊多种奖项,不值一提。喜爱文字,闲来写写一乐,而已,而已。

散文《背馍》,网上十天时间,点击阅读量超过百万余人次,其后,各类网络平台迅速跟进大量转发,读者人数难以统计。拥有四亿用户,“最大的有声图书馆一一喜马拉雅FM听书社”,普通话与陕西方言版多版本诵读了该作品。网上其它单位制作的《背馍》音频作品版本众多,听众甚广。

其后,散文《母亲做的棉窝窝》《我的老父亲》《土布包袱》《姨亲》《那些年,我们过年的滋味》《烧娃》《下锅菜》《锅塌塌》《豆腐脑吔》《坐席》《交公粮》《打铁花》《感念玉米》《背娃》与《背粮》等作品在网上亦受热切关注,创阅读量新高。《打铁花》获2019年1月21日《今日头条》“青云计划”奖。

作者的散文集《背馍记》即将出版,该书由中国作协副主席、陕西省作协主席、着名作家贾平凹先生题写书名并作序:《马腾驰和他的散文》。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gVUIO8Cee6huufyuC5MkCg《驰风轩文化tch》2019年11月7日首发

郑重声明:尊重原创作者成果 转发请联系作者

走近郝景望 了解更多关中文化

分享到
来源:郝景望
小编最近文章
散文《油泼辣子夹馍》作者:马腾驰
膨化糖的酸楚记忆
陕西咸阳彬州市“融诚杯”半马闭幕埃塞俄比亚选手仅夺男子冠
散文《我心目中的白描先生》作者:马腾驰
散文《干邦硬正》作者:马腾驰
散文《大张寨的中秋节》作者:马腾驰
散文《拾麦》作者:马腾驰
散文《腊八面》作者:马腾驰先生
散文《攒枋》作者:马腾驰
散文去贾平凹大师处《给先生拜年》作者:马腾驰
相关推荐